By

豆奶app 无限破解版

又见佛像!

吴宇晨神色凝重,刚才这尊佛陀也给了他极大的压力,若不是二狗子以他本命铜铃抵挡住,恐怕那两道白光,会将折耳猫连带着自己都一齐斩成两半的。

佛像邪恶中带着一丝圣洁,从天而降,高颂佛号,漫天神韵喷涌而出,明明应该是金光普照,可绽放出来的光芒却是漆黑如墨,看起来格外的别扭。

佛号声声,虚空中凭空出现一尊莲台,瓣瓣莲叶舒展,佛像端坐莲台之上,双眸带着睥睨的目光,虚空为之坍塌,可怕的波澜涌动,整个界中界里像是掀起了惊涛骇浪。

“喂,疯了?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解决呢?”

二狗子大惊失色,这邪魔竟然眼看要输,干脆将整个棋盘都掀了?不带这样的啊!

“疯了?”

佛陀虚影越来越大,渐渐遍布整个虚空,于穹顶处俯视吴宇晨与二狗子:“并没有,哪怕是整片界域都爆炸,们会死,本佛却不会,无非就是花费时间来恢复罢了,而时间,本佛多的是!”

二狗子皱眉:“是不是傻,这等程度的能量冲撞,还比不过刚才那截剑锋呢,怎么有把握弄死我们?还不如我消消气,坐下来好好商量啊……”

“是吗?”

佛陀冷笑,从吴宇晨晋级之后,他便被一路压制,满肚子的怒火无从宣泄,与其被对方压制,还不如孤注一掷,反正自己不会死,顶多便是从头开始而已!

又算得了什么呢?

气质温婉美女面若腮红半扎头发林间撑伞写真图片

那佛陀虚影指诀连连,只见得穹顶处,有图画亮起,这是一尊尊邪魔的雕像,遍布了圣空山大半的区域,随后,雕塑周边也多出了一道道身影,他们或跪拜,或祭祀,祈求他们神灵的回应,赫然正是那些土著。

嘭!

忽然,他们其中有人的身体直接爆成了一团血雾,然后是另外一人,整个部落跟燃起了烟花爆竹一般,一下子陨落了十之八九。

那浓郁的气血汇聚在一起,钻进了那邪魔雕像之中,消失不见,只留下那些老弱,一脸惊惧的望着那邪魔雕像。

魔神接受供奉,不应该是庇护部落之人的吗?

怎么会变成这样?

一个又一个部落的修士被收割,这画面之惨烈,哪怕是二狗子都为之沉默了,这一下子功夫,这些土著便死了数万了?

还是被他们心目中的魔神所杀的……

割韭菜也不是这么割的啊!

“哈哈哈,怕了吗?”

佛陀虚影兴奋得声音都有些颤抖:“我布了这么久的局,基本上掌控了整个圣空山里的大半生灵,只要我吸收他们的气血,虽然短时间没法炼化,但用来弄死们,却是足够了!”

二狗子都快哭了……

血祭的力量虽然邪恶无比,但威力也是极为恐怖的,尤其是这血祭的对象,大部分还都是修士,这邪魔说的不错,弄死自己,绝对是够的了。

怎么办?

凡事搞不定,便找晨小子,二狗子伸爪,拉了拉吴宇晨:“晨小子,现在怎么办?身为古圣重生,一定会有什么强大无比的元器,一丢出去,连这片界域都能够斩碎的,对吧?”

古圣重生?

吴宇晨愣了一下,二狗子这又发什么疯?脑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这样的元器,别说是自己了,就算古圣,恐怕都拿不出来!

吴宇晨望向佛陀虚影,二人目光所对,仿佛炸开漫天的电光,他摇了摇头,说:“不怕!”

佛陀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眸子里闪过一抹阴毒,就是这个家伙,害的自己大好的局面支离破碎,想到要重新熬过万年之久,虽然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了,他依然觉得恨得要死!

看到回答得斩钉截铁的吴宇晨,再看已经在暴走边缘的佛陀,二狗子顿时就怂了:“晨小子,好汉不吃眼前亏,跟他服个软先,等我兄弟二人出了这片界域,再虐他千百遍给报仇如何?”

吴宇晨摇头:“不如何,我陈北玄一生何必向人服软?一路肛就是了,作者会为我铺平道路的!”

二狗子忿忿不平,特么的又不叫陈北玄!装什么大尾巴狗?

见二狗子都get不到自己的梗,吴宇晨摇了摇头,背负双手,一副空虚寂寞冷的姿态。

“们都去死吧!”

佛陀虚影再也忍耐不住,信仰他的那些部落,几乎被他都弄死了,他指诀连连点出,要将这些气血之力尽皆引入界中界来,弄死这些家伙!

二狗子瑟瑟发抖,吴宇晨却是冷笑:“来来来,若是能够引入一丝气血之力进来,就算我输!”

二狗子愣了一下,似乎get到了什么真理,顿时腰不酸腿不疼上楼也有力了,它人立而起,哈哈大笑:“来啊,快来啊,若是本汪怕了,本汪就是条狗!”

吴宇晨:“……”

特么本来就是条狗啊!

佛陀虚影也已经感觉到不对劲了,怎么回事?怎么会一丝气血之力都没有进入这魔擎殿之中?

看着得瑟无比的吴宇晨与二狗子,佛陀虚影咬牙,却是伸手一挥,那些血流成河宛若人间炼狱的部落景象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那魔擎殿的画面来。

古朴的庙宇之中,那面目狰狞的恶鬼神像边上,原本用以聚拢气血的香炉之上,不知何时已经爬了一株黄金色的小,哦不,是大草。

这草金光灿灿,随风摇曳,晃动间金光斑斓,很是迷人。

佛陀皱眉,却是不断的掐动指诀,只见得那画面竟然诡异的如同录像快退一般,迅速的向后倒带……

画面停住,回到那无数部落被佛陀强势给韭菜的画面。

当无数的气血透过邪魔雕像聚拢在香炉的时候,虚空之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如水母状的虚影,它伸出触角,点了点地上的一个瓷瓶,顿时有一株黄金色的小草从里面蹦了出来,神情还带着几分茫然。

不过下一瞬,感受到香炉之上那浓郁的气血之力,黄金小草跟打了鸡血似的,一蹦三尺高,直接落在香炉之上,那汇聚了一整个部落的气血之力,竟然被它一口便吞了下去。

黄金小草脸上露出惬意无比的表情,倒是佛陀脸色黑如锅底,然后便见得那些从各个部落涌回来的气血之力,被那黄金小草一口一口的吞了……

黄金小草肉眼可见的变大,待到那气血之力被它吞噬殆尽之后,它甚至还异常人性化的打了个饱嗝……

一丝丝气血之力从它嘴里嗝了出来,然后又被它吞回进去了。

而那巨大的水母状虚影,似乎颇为高兴,在那儿晃动着身体……

吴宇晨的歌声不失时机的响了起来:“像一棵海草海草,随波飘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