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丝瓜视频50

颓废青年早就已经喝得醉醺醺的了,可对钱一字仍旧相当敏感。

他直接一低头将钱捞起来揣进兜里,随后又趴在了桌子上,整个过程都没有看齐山一眼,也更不用提到谢了。

齐山微微一笑,并不在意。

这里毕竟是哥谭,黑暗与混乱的象征,就像暗夜精灵的地盘,拥有自己的秩序和生存法则。

不过他的目的也达到了。

一缕影子如同触手一般沿着颓废青年的脚踝一直蔓延进兜里。

齐山右手轻轻一张,一团漆黑的影子变成了破旧的钱包。

影法师的能力还是很有用的嘛。

齐山嘴角一勾,简单翻翻,将驾照和所有的钞票都取了出来,随后又将钱包放回原处。

果然,这个叫做詹姆斯-罗伯特的小子,是个美利坚随处可见的失业青年,钱包里只有不到200美金也敢在酒吧消遣的主。

不过从驾照上来看,这小子原本长得还算周正,虽然不能说帅,却也勉强入眼。

不过现在已经被他自己造得不成样子。

白色长裙气质女孩唯美动人

胖大叔很快将食物送了上来。

“过来聊一会儿如何?罗德,我请你喝酒!”

齐山招呼了一声,不等对方拒绝,直接对胖大婶招了招手,将一张百元大钞扔在吧台上。

“萨拉,给我上两杯最好的威士忌,不加冰的那种,谢谢!”

胖大婶儿有些奇怪的看了齐山一眼,不过有钱赚也没多说什么,转身从架子最高处取下一瓶酒,倒了两个半杯。

胖大叔直接拿起杯子灌了一口。

“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过你这样的人了,竟然请第一次见面的人喝酒,感觉像是在大都会的夜店,可惜我不是美女!”

“你去过大都会?见到超人没有,他可是我的偶像!”齐山笑着道。

“以前也是我的偶像,不过在他跟外星人拆掉半个大都会之后,就再也不是了。”胖大叔摇了摇头,胖胖的圆脸之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嘲讽。

显然是对所谓超级英雄做出来的超级破坏相当不满。

齐山心中微动,拿起酒杯跟胖大叔示意了一下,轻抿了一口。

“你来哥谭旅游吗?”胖大叔道。

“确切的说我是来追星的。”齐山笑道:“我从来没有来过这里,以前只是在报纸和新闻上看到过对哥谭的介绍,几十年间各方势力缤纷登场,似乎非常的热闹。总觉得这里有一种独特的魅力在吸引着我。现在终于有机会出来,自然要来这里看看。”

胖大叔微微一愣,第一次仔细打量着齐山,摇头道:“年轻人就是想得太简单,梦想在哥谭是不存在的。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都会变成最糟糕的。”

话音刚落,门就被猛地踹开了。

两个有些慌张的笨贼闯了进来,手上拿着两柄短枪,枪口直对着柜台后面的胖大婶。

“把钱盒子拿出来!快一点!”

两人大白天就出来创收,连面具都不知道带,每人只是带了帽子和口罩儿就以为能够完美隐藏面容,还真是够天真的。

胖大叔只回头看了一眼,直接道“菲尔,罗素,你们俩在干什么?”

两个笨贼明显惊了一下,其中一个将枪口指了过来大喊道:“闭上你的嘴。这里没有菲尔和罗素,只有红心口罩抢劫团。

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放在吧台上!”

“还有你和你们!”

将枪口又指向齐山和一直坐在角落中谈事儿的男女。

对于颓废青年,只看他歪倒在吧台上的样子,劫匪都知道他身上没有钱,压根就没理会。

齐山特意看了一眼口罩儿,确实画了一颗红心,不过看线条歪歪扭扭的样子,应该也是这两个小子不知道从哪里偷了一管儿口红随便在口罩上画出的图案吧。

胖大叔无奈摇头,对齐山小声道:“看到了吧,这才是哥谭。”

咣当一声。

王大婶将硕大的钱箱砸在了吧台上,然后面无表情的退了两步,双手抱胸倚在酒架上,悠然的看着笨贼围拢上去,死命将零钱往兜儿里揣。

两个人神色慌张,屋里一共就只有五个人,枪口就不知道应该指向谁了。

显然是第一次没经验。

齐山嘴角轻勾。

或许从他们这里开始也不错。

右手拇指轻轻向上一勾,影子悄无声息的蔓延过去,尖端分裂成四股刚刚缠绕上两人的脚腕,坐在角落中的那对男女就猛地站起身来。

男子面无表情的直接向外走,女人扔下了一张20块钱的钞票紧随其后。

对于枪口根本熟视无睹,显然是没将他们看在眼里。

“你们两个白痴没看到我们在抢劫吗?”

两人的神态直接将其中一个笨贼给激怒了,他冲上去直接用枪口指向男人的脑袋,似乎准备给他一下。

“现在给我双手举高,跪在地上……”

他话还没说完,女人一个高抬腿,一脚就踹在了笨贼的下巴上。

细长的高跟儿在强压之下比刀还锋利,一下子就从下颚穿进了口腔。

女人收招,一股鲜血喷了出来。

笨贼瞪大眼睛张嘴惨叫,血沫子喷得到处都是,本能用手捂住了脖子,枪早就不知道扔到哪里去了。

令一个笨贼看到同伴受伤楞了一下后,竟然选择继续往口袋里装钱。

两人至始至终步伐都没有变过,一招干掉笨贼直接走了出去。

此时,胖大婶不知何时走到了另一名笨贼的身后,抓起装冰块儿的铁桶狠狠砸在他脑袋上,就听见咣当一声,笨贼扑街。

或许是声音太响了,将颓废青年都吵醒了,他转头看了一眼,发现地上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双手紧紧地捂着脖子,嘴里不断喷血沫子,样子相当恐怖。

可颓废青年精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只是陌然看了一眼,就再次趴在了桌子上。

齐山饶有兴趣的看着离开的一男一女,突然对这俩人产生了一点兴趣。

不过不着急,早晚有接触的机会,还是先将眼前这一步走好,找一个落脚之处再说。

胖大叔惨叫一声“哦!该死!我今天中午才收拾的卫生!费尔你个白痴,就不能吧伤口捂得紧一点么,血流得满地都是,今天晚上还有卫生检查呢!”

他像是被兔子咬了一样跳起来冲向杂物间。

齐山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