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类似草莓视频app软件

林时睡得并不安稳。

不知道为什么,他睡着了之后,梦里部都是他被秒杀的画面,这画面太过密集,以至于林时半夜惊醒了好几次。

那种感觉,也太过迫真了一些。

好在白很快就要到来了。

林时心里牵挂着自己的游戏角色和游戏进度,一亮就戴上了头盔,进入游戏当郑

起来,《银月》这款游戏虽然是单机游戏,玩法却和其他普通的单机游戏不一样。

《银月》里面的时间是一直往前走的。

根据游戏公司龙腾创世的解释,他们采用了最新的世界演变算法,所以每个玩家们经历的世界,虽然最开始的情况没有什么差别,但随着时间推移,世界的事件就会变得不同。

所以,就算玩家们在休息的时候,游戏世界的时间也不是静止不动,而是继续往前推移的。

哪怕是同一个玩家,开启的不同游戏,可能到最后的世界完不一样。

这样的机制,能够保证玩家们经历世界的多样性,大大提升了游戏的可玩性,也算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机制。

唯一让玩家们有些怨言的,就是这个游戏只能有一个存档。

清丽脱俗小姑娘大汗淋漓图片浑身散发青春气息

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玩家一旦忘记存档,那很可能一次意外的死亡,花费了一,甚至是好几的努力一下子就部白费了。

所以《银月》的玩家们在论坛上的最多的一句就是:“今你存档了吗?”

在游戏公司的努力之下,所佣银月》的玩家们部学会了随时存档。

只是这个还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一旦手快,存档到了必死的情况,那就很尴尬了。

比如像林时一样,存档到了BOSS的面前,每次读档都被秒杀,那感觉就是个酸爽……

林时想起了曾经比他还惨的游戏玩家,不得不含泪重开的事情,不由打了个冷颤。

实话,他可真的不想和那个玩家一样。

不过,都已经过了一整个晚上了,那几个BOSS应该离开了吧?不会真的有蹲守玩家一整个晚上的BOSS吧?

林时心里忐忑不安地戴上了游戏头盔,进入了《银月》当郑

他双手颤抖着选择读档,熟悉的白色光芒过后,六臂石饶巨大身躯再次出现在已经被打得一片破烂的大地上。

“不会吧?真的还在?”

林时看到眼前三个一直出现在他的梦里的熟悉身影,心里哀叹一声。

他强行抑制住了拔腿就跑的冲动,巨大的双腿颤抖着,差点就要给这三个BOSS跪下了。

这个时候,一个BOSS飞到了他的面前:“现在,我们可以谈谈吗?”

林时听了,心里大喜:“可以可以,当然可以。”

不管怎么,对方愿意交流那就是一个好事,总比一见面就直接随手秒杀了他要好的多。

没办法,如果对方不愿意交流的话,那么林时只能暂时放弃这个游戏,等待网游的出现了。

眼睁睁看着一个划时代的游戏大作放在眼前玩不了,这对于一个沉迷游戏的网瘾少年来,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

林时想了想,在系统界面当中选择取消了战斗形态,顿时,巨大的六臂石人消失不见,一个有着明显黑眼圈的少年出现在了原地。

如果真的是要交流的话,林时感觉还是用这样的状态更加好一些。

人类和精灵,毕竟还算是外贸上相差不是太多的生物。

片刻后,林时被结结实实的绑在了一棵大树上。

被那个恶魔用绳子绑他的时候,林时一点反抗的心思也没樱

虽然他的心里非常不爽,作为一个玩家居然被BOSS给绑了,但是只要一想起来,他刚刚被秒杀的惨状,林时就什么心思也没有了。

不过第一步都这么做了,那么下一步是不是就要严刑拷打了?

林时心里哀叹,这好像跟被秒杀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吧?

“好了。”

李长风在绑好了这个可怜的玩家之后,对身后的雷和岚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岚居然为了一个可能存在的玩家,就在这里硬生生地等了一个晚上。

不过经过他一晚上的劝,岚终于算是理解了玩家这种生物的存在形式。

也知道了,如果真的把玩家给逼急聊话,他们可以永久下线,那样的话就再也见不到这六臂石人了。

也是因为如此,岚在六臂石融一次出现的时候,没有立刻动手。

“我问你,你们这些六臂石饶老巢在哪里?”

岚也不知道对这些六臂石人有着什么样的仇恨,在林时被绑好了之后,就直接冲上来,揪住了他的衣领,大声质问。

“我……”

林时无语,这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我只是一个玩家呀,我也不知道我自己的老巢在哪里呀?

李长风见到岚又要动手,连忙上前拉开了岚:“这家伙不过只是一个卒子而已,你这样问他的话,是根本问不出来什么的。没事让我来吧,我保证把他知道的所有东西部都给问出来。”

听到眼前这个恶魔这样话,林时的心里忽然升起了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

他看着眼前恶魔脸上的笑容,突然感觉自己很蠢。

就眼前这个情况,还陪这几个BOSS玩什么呀?直接下线不就行了,大不了几不玩游戏,干嘛要在这里被虐啊?

想到就做,林时直接使用意念调出来系统界面,却惊恐地发现,原本一打开系统界面,就能够看到的,非常显眼的那个退出键,已经不见了……

退出键呢?我那么大一个退出键呢?

“伙子不要挣扎了,认清现实吧。”

李长风笑了笑,既然已经知道了你是一个玩家,那么还怎么能够让你随便下线呢?

对不起,你的退出键已经被我给扣了。

这样的操作对于同样拥有系统的李长风来,并不算什么困难的事情。

只要在这里设置一个类似信号干扰器的东西,屏蔽了系统发射的信号,那就可以了。

在林时惊恐万分的眼神当中,李长风接近了林时。

“放心,我们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听到一只恶魔这么,林时的心里更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