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最终被抢救回来,然后被紧急送往手术室,做后续的手术治疗。

   修教授没有客气,直接点了云深的名,让云深跟着他一起上手术台。

   倪音站在人群中,表情显得很难看。

   以前,修教授身边第一助手的位置一直是她的。而今,她已然被人取代。

   “医生,我好痛。”

   病人的叫声,惊醒了倪音。

   倪音回过神来,答应了一声,眼睁睁看着云深他们坐着电梯离开,倪音才埋头替病人处理伤口。

   忙到晚上十点钟,云深才从手术台下来。

   她扭着脖子,一脸疲惫。

   这么晚了,还是直接回学校住吧。

   云深按下电梯键,等候电梯。

   “小云!”

   眼神清澈清楚小美女日常写真套图

   倪音走上来,“你也忙到这么晚啊。”

   云深点头,“倪师姐,你好。你也这么晚。”

   倪音双手插在口袋里,戴着眼镜,透着知性美。

   倪音笑道:“我以为你在内科那边轮转,真的很意外,竟然会在这里看到你。”

   云深笑了笑,“临时上了一台手术。”

   倪音点点头,“今天下午够忙的,一下子送来那么多伤员,我们都快累死了。云深,谢谢你来帮忙。”

   云深摇头,“遇见了,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此时电梯来了,两人一起进了电梯。

   云深按下一楼,倪音就说道:“小云,帮我按一下负一楼。”

   云深按下负一楼,“倪师姐开车来的?”

   倪音点头,“是啊。我住得远嘛,要是不开车,我每天都知道该怎么上下班。小云,下学期你也可以住到校外,需要我帮你推荐住的地方吗?”

   云深摇头,“谢谢,不用了。”

   倪音突然做出恍然大悟地样子,“我都忘了,你可是云家人。哪里需要我来推荐住的地方。你们家随随便便就能在医院旁边置办一套住宅。”

   云深笑而不语。

   倪音说道:“抱歉,没想到你不喜欢别人提你的身份。”

   云深认真地说道:“在医院里,我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云医生。”

   “你说的没错,在医院里我们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医生。”

   说完,倪音幽幽一叹,“其实,之前我很沮丧。我也一直在反省自己。”

   云深奇怪地看着倪音,“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不用太在意。”

   倪音摇头,“对你们来说,事情已经过去了。但是在我的心里面,这件事永远都不会过去。我会一直记得自己害死了一个病人。”

   云深沉默。

   倪音抽泣了两下,擦擦眼角,说道:“抱歉,我不应该在你面前说这些。毕竟这件事同你没有关系。我只是太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

   倪音低着头,情绪显得很低沉,很孤独。像一个受了严重心灵创伤的人。

   云深张张嘴,总算将话说出口,“回去好好睡一觉,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倪音点头,“你说的对,明天又是新的一天。小云,我还是要谢谢你,你是我的榜样。”

   云深摆手,“倪师姐千万不要这么说。”

   倪音笑了起来,“我是真心的。今天的事情给了我很大触动。你看,你目前在内科轮转,今天下午的车祸,你完全可以袖手旁观。但是你却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加入抢救的队伍,我真的很佩服。难怪顾教授和修教授都那么喜欢你。谢谢你云深,你让我知道身为一个医生该怎么做。”

   “你太言重了。我没你说的那么好。”

   倪音摆手,“我知道你谦虚,不过私下里你不用这样。无论如何,我很感谢你。哪天有空,我请你吃饭。”

   云深说道:“吃饭的事情改天再说吧。”

   此时,电梯下到一楼,电梯门打开。云深同倪音说道:“倪师姐,再见。好好休息。”

   说完,云深走出电梯。

   倪音同招云深挥手,目送云深离开。

   当电梯门关上,倪音收起了笑容。整个人变得阴郁。

   云深骑着自行车回到学校。

   她没有先回寝室,而是到操场上跑步。

   夜跑的人挺多,这个有点出乎云深的意料。

   如今大家都忙着复习考试,没想到还是有这么多人坚持夜跑。

   云深活动开手脚,开始跑圈。

   跑了两圈,云诤加入了跑步的行列。

   云深扭头看了他一眼,“你怎么来了。”

   “听说你现在多了一个夜跑的习惯,我就过来看看。”

   云深匀速往前跑,“现在看到了,你可以回去。”

   云诤摇头,“我特意换了衣服鞋子,就是专门陪你跑步的。”

   云深盯着云诤,云诤特别认真的点头,他是真的过来陪跑的。

   云深问道:“不用陪女朋友吗?”

   云诤辩解,“我都说了,我没有女朋友。”

   云深笑而不语。

   “我真的没女朋友。”

   云深笑道:“你是没女朋友,你只不过有很多py。”

   云诤尴尬一笑,然后替自己辩解道:“男人嘛,总是有很多欲望。”

   云深笑笑,就不说话。

   同云诤讨论这个问题,纯粹是白费功夫。

   云诤跟着云深的步伐,“云深妹妹,下学期要搬出去住吗?”

   云深看着云诤,“有什么事就说,不用拐弯抹角。”

   “云深妹妹,下学期开始,要不我们合租吧。”

   “不要。”

   云深干净利落地拒绝云诤。

   “为什么?”云诤感觉自己是被嫌弃了。

   云深一本正经地说道:“男女有别,住一起太麻烦。还有,我怕秦潜吃醋。”

   “担心秦潜吃醋,才是主要原因吧。什么男女有别,你和李思行住一起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说过。”

   云诤已经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云深扫了眼云诤,说道:“你知道还问我为什么?岂不是多此一举。”

   云诤唠叨道:“云深妹妹,你和秦潜订婚后,就变得很无趣,你知道吗?”

   云深严肃地说道:“我一直都是个无趣的人,你又不是今天才知道。”

   云诤投降,讨论这个问题完全没有意义。

   云深继续往前跑。

   云诤总算安静了下来。

   云诤的手机在腰间震动。

   云深瞥了眼云诤,云诤并没有要接听电话的意思。

   “不管吗?”云深问道。

   云诤摇头,“骚扰电话,不用管。”

   看都没看,就知道是骚扰电话。显然云诤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震动声停下来,过了几秒钟之后,又再次响起来。

   看来打电话的人,是一个不达目标不会罢休的人。

   电话连响了三四次,云深一圈跑下来,耳边全是电话震动的声音。

   云诤则始终没有接听电话,也没有把手机拿出来看一眼。

   见他这个样子,云深也没过问。云深猜测,估计是女生的电话吧。说不定又是感情纠纷。

   云深和云诤两人沉默地跑步。

   一圈接着一圈。

   电话则始终在震动中。跑完了十圈,云深沿着跑道内圈散步,松弛肌肉。

   云诤的手机再一次震动起来。

   云诤咬咬牙,这一回他果断拿出手机,接通电话,冲电话那头的人低声怒吼:“你有完没完?打电话不浪费时间吗?有这个时间,不能多看两本书吗?”

   云深好奇地看了眼云诤,某种程度上来说,云诤也是一个玩弄感情的渣男。

   这年头渣男长得都比较帅,女孩子们前仆后继的冲上来。

   云深摇摇头,耳边回响着云诤的怒吼。

   “你知不知道你很烦。一开始大家就说好了,随便玩玩。现在你要来真的,说什么动了真感情,有意思吗?好了,废话少说,分手好吧。大家好聚好散,将来遇上了,我还会请你喝一杯。你要是非得死缠烂打,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云深暗自点头,云诤这番话是挺渣的。不过如果真的一开始就说明只是随便玩玩,云诤这么做,也不算太过分。

   “……我这里还有事,你别打电话过来了。你不要拿死来吓唬我,我不是被吓大的。还有,你都说了我是个渣男,你为了一个渣男去死,你傻不傻啊?好了,就这样吧。”

   云诤果断挂了电话,然后直接将对方的电话号码拉黑。

   云深似笑非笑地看着云诤,“新女友。”

   “没女朋友,就一PY。隔壁电影学院的,看着温温柔柔,没想到这么粘人。真是快被烦死了。”

   云诤有些厌烦地说道。

   云深劝道:“你少去招惹女孩子,女孩子自然就不烦你。”

   云诤笑笑,没作声。

   云深问道:“你就不能找个人定下来?身边的女孩子三天两头的换,早上醒来的时候,你知道自己在和谁交往吗?”

   云诤得意地笑了起来,他指着自己的头,说道:“我脑袋聪明,从不会搞错女孩子的名字。”

   云深呵呵一笑,“学数学原来是这么用的。”

   云诤嘿嘿一笑。

   休息得差不多了,云深背上书包,准备回寝室。

   云诤亲自送云深回去。

   “住四人间宿舍多不方便啊。云深妹妹,你下个学期会搬出去住吧。”

   云深轻笑一声,说道:“你都没搬,我着急什么。”

   “我下个学期就搬出去住。我们一起住吧。”

   云深笑笑,“真要一起住,也是和秦潜一起。和你住一起,我怕天天听到啪啪啪的声音。”

   云深一击秒杀,云诤顿时受到了十万点的伤害。

   “云深妹妹,你这是重色轻兄。”

   云深笑了笑,“找你女朋友爱去。我家已经有了秦潜,容不下你。”

   云诤叹了一声,“真该让秦潜看看你现在这副模样,估计他能兴奋三天不吃饭。”

   云深得意一笑,“我们可是未婚夫妻,你不懂。”

   云诤拱手,“我就一单身汪,不懂你们订婚的人。”

   云深嘲讽一笑,云诤也好意思说自己的单身汪。

   单身汪会哭的。

   云诤将云深送回寝室楼,才转身回去。

   经过小卖部的时候,云深提了几瓶水。

   一回头,就看到钟璐同裴训站在大门外,难分难舍。

   钟璐一脸得意洋洋地对裴训说道:“这次考试,我肯定能拿一等奖学金。”

   裴训一本正经地样子,看起来格外帅气。

   “不要高兴得太早。还有最后两门,考完了你再说这话也不迟。”

   钟璐翻了个白眼,就不知道鼓励一下。

   裴训撩了下钟璐的头发,认真的问道:“暑假的时候,有个考察团去国外。为时大约一个月,你愿意去吗?”

   钟璐看着裴训,“你是在约我?”

   裴训正儿八经地说道:“我是在邀请你。这个考察团的规格很高,我好不容易才拿到两个名额,你去吗?”

   “我要是去了,那是什么身份?”

   裴训认真地想了想,然后严肃地说道:“打杂小妹。”

   钟璐恶狠狠地盯着裴训,“你说什么?”

   裴训特正儿八经地改口,“助理小妹。”

   钟璐哼哼两声,不满地问道:“谁的助理?”

   “你认为你能做谁的助理?除了我会要你这个大小姐做助理,其他人会要你吗?”

   “裴训,我很差吗?你很嫌弃我,是吗?”钟璐很想怼回去。

   裴训认真的思考了一下,“你的优秀,别人并不清楚,自然也就不会给你机会。但是我知道你有多优秀。能让你做我的助理,我很荣幸。”

   钟璐心花怒放。

   云深站在墙柱后面,感觉牙都酸了。

   一本正经的撩妹,最致命。

   没得跑了,钟璐肯定逃不过裴训的手掌心。

   钟璐又得意,又骄傲,还有那么一点点羞涩,“这话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又嫌弃我这样那样做不好。”

   “这么说你答应了?”

   钟璐点头,“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邀请我的份上,我肯定要答应啊。要不然你岂不是很失望。”

   裴训轻咳一声,“如果你不去的话,其实我也没那么失望。”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钟璐目光不善地盯着裴训。

   裴训面无表情地撩妹,“当然,我心里头还是希望你能去。要不然一个月的时间见不到,怪想念的。”

   钟璐得意一笑,小样,本姑娘早就看穿你了。闷骚!

   钟璐推了下裴训,“我答应你了,你回去吧。”

   “我看着你进去。”

   钟璐咬着唇,笑了起来,“那好,那我先进去。”

   钟璐同裴训告别,转身走进寝室楼。

   云深从墙柱后面走出来,含笑看着钟璐。

   “谈恋爱啦!”

   钟璐捂着胸口,“是你啊。你下次可别躲起来吓人了。”

   云深笑着问道:“谈恋爱了?放弃夏起公司的那个人?”

   钟璐死鸭子嘴硬,“八字还没一撇。要不要谈恋爱,要看我的心情。”

   云深笑道:“裴家不错,裴训也挺好。”

   钟璐看着云深,“你认识他?”

   云深点头,“在亲戚的聚会上见过一面。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我。”

   “他记忆力超好,肯定记得你。”

   钟璐挽着云深的手臂,“你和我说说裴家的情况呗。”

   云深说道:“裴家的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我只是大致知道裴家是个大家族,裴训应该是裴家三房的孩子。裴家三房经商。其他的,你得自己去了解。”

   钟璐松了口气,“经商好啊。我还真怕他们家是从政的。那样的话,他们家长辈肯定看不上我这种出身暴发户的女孩子。”

   云深笑话道:“看来你还是很在乎裴训嘛。”

   钟璐偷偷说道:“不瞒你说,裴训是第一个让我服气的男生。”

   这算不算是一物降一物?

   云深同钟璐一起回到寝室。

   邓芳芳和许文静都在。

   云深说道:“我买了水,要喝的自己拿。”

   云深将一袋子水都放在书桌上。

   “我就不客气了。”许文静率先拿了一瓶。

   邓芳芳也伸手拿了一瓶。

   许文静好奇地问道:“你们两个人怎么会一起回来?”

   “楼下碰到的。”

   云深没提钟璐和裴训的事情。

   ------题外话------

   卡文,时刻都在难产。不过明天就能准时更新。nc6奶茶app